咨询热线
0371-64405666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40年惠民电影放映员 用光影点亮乡村夜空

  从夕阳西下等到夜幕降临,原本静谧的乡村反而迎来了喧嚣。农家空地,人头攒动。突然,一束从放映机里打出的亮光,瞬间让现场鸦雀无声,众人目光全被白色大幕上的光影所吸引这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惠民电影放映场景,也是57岁的蒋伟每天都能见到的一幕。

  从1981年至今,蒋伟在九龙坡区杨家坪建设电影院(现韵龙文化公司)已工作了39个年头,从事惠民电影放映工作长达25年。他不仅为人们点亮夜空,带去时代的光影,更见证了九龙坡区基层村社惠民电影放映的变迁。

  放映工具,从800余斤的胶片机到轻便的数字机;观众数量,从熙熙攘攘到寥寥无几如今,蒋伟依然用自己对电影放映工作的热爱和执着,坚守村社播放露天电影,将欢乐和美好传递给群众。

  1963年,蒋伟诞生于九龙坡区杨家坪,他的父母都就职于建设电影院,其父亲曾获得过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颁发的“优秀放映员”荣誉勋章。

  蒋伟从小就在电影院里长大,还时常帮忙“打杂”,在接触胶片电影后,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快便学会放映电影。1981年,他如愿来到电影院从业,却因资质不足,进不了放映厅,摸不到他心心念念的胶片放映机。

  1995年,电影院要成立一支由4个人组成的村社电影放映队,蒋伟毫不犹豫地报名,成为了其中一员。1998年,我国农村电影放映“2131工程”实施,提出在21世纪,实现广大农村每月每村免费放映一场的目标。当时,九龙坡区委宣传部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蒋伟所在的放映队,他们也有了正式的队名:九龙坡区惠民电影放映队。

  蒋伟向记者展示了他的《电影放映人员登记证》,上面记录着他从事电影放映工作的时间:1995年10月。“这个证是我当放映员一年多后才发的,当年拿到这个证,我像领结婚证一样开心。”蒋伟回忆说,当年能当上电影放映员,他觉得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这不仅是实现梦想的机会,更是党和政府信任我,才把这个重担交给我,所以我要珍惜这个机会。”

  当年,蒋伟和队友还被抽调到重庆市电影公司(现重庆市数字院线公司),经过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当时培训放映员,要求须是全才,要会讲、会写、会画,因为放电影前除了要画海报进行宣传外,还要善于与村社的负责人沟通,同时宣传国家的方针政策。”蒋伟说,所以,能当上放映员,他的心情就像喝了蜂蜜一样甜。

  “我们4个人,开着一台小型货车,载着设备,到了车开不过的路后,我们就用肩扛,用手拽,脚踩在农田里,将惠民电影放遍了我区西部近百个村社,所有村社放一轮需要3个多月。”蒋伟说,当时,放映队所使用的设备有35毫米放映机,粗糙的幕布,楠竹制成的支架,以及几根麻绳,总重量达到800余斤。

  “当时电影胶片是易燃易损品,在运送和使用过程中要格外小心,”蒋伟告诉记者,如果遇到下雨天,他们会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下来保护胶片,放映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地盯着设备,防止断片、卡顿,“因为每一卷胶片内存有限,放映过程中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换一次胶片。”

  上世纪80-90年代,我区西部村社普遍没有丰富的娱乐活动。所以惠民电影非常受大众欢迎。蒋伟说,每当他们到一个村社放电影,许多邻村的村民都会跑过来,最多时可达到上千人次,“当放映前撑开银幕的那一刻,大家就一片欢呼。”蒋伟回忆起惠民电影供不应求的“鼎盛时期”,显得兴奋不已,“台下坐得人山人海,乡村的夜空顿时亮堂起来,村民们的目光就钉在幕布上。”

  作为当时最先进的宣传工具,电影放映前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有时还要放一些科教片,此外,放映队还会配合政策制作幻灯片,在正式放映电影前播放宣传。每次放映前一天,蒋伟都会画好电影宣传海报,到村里张贴,放映当天傍晚,村民们匆匆吃了晚饭便扛上凳子或抱着草席赶到戏场占座。

  在蒋伟的记忆中,《开国大典》《少林寺》《地道战》《英雄儿女》《五朵金花》是非常受欢迎的电影,再后来,1998年,当时电影史上最卖座的一部电影《泰坦尼克号》,也几乎让观众挤爆乡村院坝。

  虽然电影放映工作很辛苦,但蒋伟和队员们从无怨言。“一想到能把精神食粮带给大家,我就觉得特别值。”蒋伟说,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没有比看露天电影更令人兴奋的了,“我们一年在西部要播放上千场电影,放映员就像明星一样,每个村子的村民都盼着他们来。”

  随着21世纪的到来,VCD、卡拉OK等各种娱乐方式兴起,惠民电影的放映也发生着一些转变:胶片机替换为数字机;西彭、铜罐驿、白市驿等西部9镇各自成立了放映队;看惠民电影的人数越来越少

  “身边的老队员们陆续改行,现在剩下的老人儿就我一个啦!”蒋伟笑着说,胶片电影随着老一辈放映员的老去而慢慢消失,16毫米的早已淘汰,35毫米放映机封存在电影院的库房里,成为了“老古董”,胶片也被市公司回收。但蒋伟认为,市场虽然在不断缩小,但这件事也总要有个人来做。

  出于对电影的热爱,他坚持了下来,而坚守终有回报。从2005年开始,全国推行起“财政买单,送电影下乡”,2017年起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再次强调,加大对农村电影放映的扶持力度,不断改善农村地区观看电影条件,统筹保障农村地区群众观看电影需求。

  此时,蒋伟成为了区惠民电影放映总队的队长,带领着他的18名队员,继续行走于乡村、社区、工厂、军区放映电影。“在如今快节奏的生活下,电影放映让大家有了重新聚在一起闲话家常的地方,再次找到了乡邻间久违的亲切感,更为重要的是,以超大银幕、高清画面、震撼音质回归村社的电影,成了村民们眼中的香饽饽。”蒋伟说。

  蒋伟还会根据不同观众的需求放映电影,“比如不定期播放抗战片,让老人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播放家长里短的喜剧片,让忙完农活的村民放松心情;播放反映经济社会建设成就的纪录片,让群众了解国家的发展动态。”

  “我这辈子对电影充满了感情,有人劝我该养老了,不要再走村串户放电影,但我就是舍不得、放不下。”如今,蒋伟仍会每月来到库房,给曾经的“老战友”两台珠江35毫米胶片放映机做例行检查。他表示,只要露天惠民电影市场还有一点“人气”,即使只有寥寥几个观众,他也会坚持放下去。40年韶华转瞬而逝,而蒋伟始终于光影变幻中,坚守着他的人生真义。

  •   从夕阳西下等到夜幕降临,原本静谧的乡村反而迎来了喧嚣。农家空地,人头攒动。突然,一束从放映机里打出的亮光,瞬间让现场鸦雀无声,众人目光全被白色大幕上的光影所吸引这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惠民电影放映场景,也是57岁的蒋伟每天都能见到的一幕。

      从1981年至今,蒋伟在九龙坡区杨家坪建设电影院(现韵龙文化公司)已工作了39个年头,从事惠民电影放映工作长达25年。他不仅为人们点亮夜空,带去时代的光影,更见证了九龙坡区基层村社惠民电影放映的变迁。

      放映工具,从800余斤的胶片机到轻便的数字机;观众数量,从熙熙攘攘到寥寥无几如今,蒋伟依然用自己对电影放映工作的热爱和执着,坚守村社播放露天电影,将欢乐和美好传递给群众。

      1963年,蒋伟诞生于九龙坡区杨家坪,他的父母都就职于建设电影院,其父亲曾获得过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颁发的“优秀放映员”荣誉勋章。

      蒋伟从小就在电影院里长大,还时常帮忙“打杂”,在接触胶片电影后,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快便学会放映电影。1981年,他如愿来到电影院从业,却因资质不足,进不了放映厅,摸不到他心心念念的胶片放映机。

      1995年,电影院要成立一支由4个人组成的村社电影放映队,蒋伟毫不犹豫地报名,成为了其中一员。1998年,我国农村电影放映“2131工程”实施,提出在21世纪,实现广大农村每月每村免费放映一场的目标。当时,九龙坡区委宣传部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蒋伟所在的放映队,他们也有了正式的队名:九龙坡区惠民电影放映队。

      蒋伟向记者展示了他的《电影放映人员登记证》,上面记录着他从事电影放映工作的时间:1995年10月。“这个证是我当放映员一年多后才发的,当年拿到这个证,我像领结婚证一样开心。”蒋伟回忆说,当年能当上电影放映员,他觉得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这不仅是实现梦想的机会,更是党和政府信任我,才把这个重担交给我,所以我要珍惜这个机会。”

      当年,蒋伟和队友还被抽调到重庆市电影公司(现重庆市数字院线公司),经过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当时培训放映员,要求须是全才,要会讲、会写、会画,因为放电影前除了要画海报进行宣传外,还要善于与村社的负责人沟通,同时宣传国家的方针政策。”蒋伟说,所以,能当上放映员,他的心情就像喝了蜂蜜一样甜。

      “我们4个人,开着一台小型货车,载着设备,到了车开不过的路后,我们就用肩扛,用手拽,脚踩在农田里,将惠民电影放遍了我区西部近百个村社,所有村社放一轮需要3个多月。”蒋伟说,当时,放映队所使用的设备有35毫米放映机,粗糙的幕布,楠竹制成的支架,以及几根麻绳,总重量达到800余斤。

      “当时电影胶片是易燃易损品,在运送和使用过程中要格外小心,”蒋伟告诉记者,如果遇到下雨天,他们会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下来保护胶片,放映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地盯着设备,防止断片、卡顿,“因为每一卷胶片内存有限,放映过程中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换一次胶片。”

      上世纪80-90年代,我区西部村社普遍没有丰富的娱乐活动。所以惠民电影非常受大众欢迎。蒋伟说,每当他们到一个村社放电影,许多邻村的村民都会跑过来,最多时可达到上千人次,“当放映前撑开银幕的那一刻,大家就一片欢呼。”蒋伟回忆起惠民电影供不应求的“鼎盛时期”,显得兴奋不已,“台下坐得人山人海,乡村的夜空顿时亮堂起来,村民们的目光就钉在幕布上。”

      作为当时最先进的宣传工具,电影放映前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有时还要放一些科教片,此外,放映队还会配合政策制作幻灯片,在正式放映电影前播放宣传。每次放映前一天,蒋伟都会画好电影宣传海报,到村里张贴,放映当天傍晚,村民们匆匆吃了晚饭便扛上凳子或抱着草席赶到戏场占座。

      在蒋伟的记忆中,《开国大典》《少林寺》《地道战》《英雄儿女》《五朵金花》是非常受欢迎的电影,再后来,1998年,当时电影史上最卖座的一部电影《泰坦尼克号》,也几乎让观众挤爆乡村院坝。

      虽然电影放映工作很辛苦,但蒋伟和队员们从无怨言。“一想到能把精神食粮带给大家,我就觉得特别值。”蒋伟说,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没有比看露天电影更令人兴奋的了,“我们一年在西部要播放上千场电影,放映员就像明星一样,每个村子的村民都盼着他们来。”

      随着21世纪的到来,VCD、卡拉OK等各种娱乐方式兴起,惠民电影的放映也发生着一些转变:胶片机替换为数字机;西彭、铜罐驿、白市驿等西部9镇各自成立了放映队;看惠民电影的人数越来越少

      “身边的老队员们陆续改行,现在剩下的老人儿就我一个啦!”蒋伟笑着说,胶片电影随着老一辈放映员的老去而慢慢消失,16毫米的早已淘汰,35毫米放映机封存在电影院的库房里,成为了“老古董”,胶片也被市公司回收。但蒋伟认为,市场虽然在不断缩小,但这件事也总要有个人来做。

      出于对电影的热爱,他坚持了下来,而坚守终有回报。从2005年开始,全国推行起“财政买单,送电影下乡”,2017年起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再次强调,加大对农村电影放映的扶持力度,不断改善农村地区观看电影条件,统筹保障农村地区群众观看电影需求。

      此时,蒋伟成为了区惠民电影放映总队的队长,带领着他的18名队员,继续行走于乡村、社区、工厂、军区放映电影。“在如今快节奏的生活下,电影放映让大家有了重新聚在一起闲话家常的地方,再次找到了乡邻间久违的亲切感,更为重要的是,以超大银幕、高清画面、震撼音质回归村社的电影,成了村民们眼中的香饽饽。”蒋伟说。

      蒋伟还会根据不同观众的需求放映电影,“比如不定期播放抗战片,让老人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播放家长里短的喜剧片,让忙完农活的村民放松心情;播放反映经济社会建设成就的纪录片,让群众了解国家的发展动态。”

      “我这辈子对电影充满了感情,有人劝我该养老了,不要再走村串户放电影,但我就是舍不得、放不下。”如今,蒋伟仍会每月来到库房,给曾经的“老战友”两台珠江35毫米胶片放映机做例行检查。他表示,只要露天惠民电影市场还有一点“人气”,即使只有寥寥几个观众,他也会坚持放下去。40年韶华转瞬而逝,而蒋伟始终于光影变幻中,坚守着他的人生真义。

  • 下一篇:盛大并购酷6网